东莞石龙老街最后一家竹制品店

东莞石龙镇不仅有新昌鼓、木屐、闸星石等非物质文化遗产,还有一条曾经闻名的竹制品街。 从石龙镇中山西路拐过去,有一条长100多米、宽约3米的老街。 现在老街上几乎没有商店了。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变成了居民。即使你白天来到老街,你也不会注意到老街的商业氛围,但是到处都很安静。 只是不要俯视这条叫做祝祺街的老街。它有400多年的历史,一直辉煌灿烂。 清代中叶,石龙镇以竹制品、木材和棉布闻名。 流经石龙镇的东江每天都会从上游流下来,竹筏扎得整整齐齐。这些竹筏靠岸后,将成为石龙竹工匠的原材料。 经过工匠们的精心编织,竹制品从石龙运往周边地区。 即使在香港市场,石龙的竹制品也随处可见。 民国初年,石龙镇有300多家竹制品商店,员工超过2000人。 多达七个街区以“竹子”命名,祝祺街是其最典型的代表。 竹制品每天都在这里编织和交易。这附近的农民经常不得不坐船去竹制品街选择他们满意的竹制品,并在回家后把它们用作生活或生产工具。 当我参观祝祺街时,我听到当地人谈论一段令人惊叹的老街历史。 孙中山的东征军在石龙扎营时,迫切需要一批登上这座城市的竹梯来攻打军阀陈炯明占领的惠州城。 祝祺街的店主呼吁竹工匠连夜制作300个竹梯,以支持东征军。 这段历史已经记录在石龙镇的历史中 然而,当你现在来到祝祺街,你再也无法想象它的繁荣,因为陆琴是唯一一个现在还在祝祺街制作竹制品的人。 祝祺街口有一家小商店,没有柜台或招牌。 商店里坐着一位整天编织竹制品的老人。除了放一些竹制品,商店里唯一的家用电器是一个立式风扇。 这位老人,陆琴,今年64岁。 他八岁开始学习制作竹制品。竹制品已经和他在一起半个多世纪了。 鲁大师其实不是石龙人。他的祖父来自东莞茶山镇 鲁大师出生前,他的祖父带着鲁大师的父亲从茶山搬来石龙,靠编织竹制品谋生。 可以说鲁大师的家庭是一个编织竹制品的“家庭”。三代祖先和孙子都经营竹制品。 鲁大师自豪地告诉我,当他的祖父86岁时,他能够手工编织竹制品。 20世纪60年代末,16岁的陆琴进入石龙竹制品厂当工人,持续了10多年。直到竹制品厂最终关闭,陆才回家找工作。 作为最后的手段,鲁大师又开始编织竹制品了。直到2001年,陆师傅在竹制品街租了50号店。他既是老板又是工人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在这个只有10平方米的店里开始编织竹制品。 与陆师傅的谈话不太顺利。主要原因是他讲广东话带有当地客家人的口音。这听起来像天书,基本上只能理解一两个单词。 他用竹刀在地上刻上自己的名字,告诉我他姓陆,而秦刻了一个汉字,我一时认不出来。 鲁大师手中的竹刀是他工作的主要工具。 竹条制造商通常使用两种工具。一种是竹锯,用来锯竹子。另一把是竹刀。薄竹条用竹刀分开。 陆大师笑着说他是一个专门对付竹子的“剑客” 只有这个“剑客”可能是最后一个。 陆师傅说,当他老得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,竹店就得关门来感谢顾客。 鲁大师的竹器主要有筐、簸箕、竹凳、竹耙、竹筐等。所用的材料都是外国制造的黄竹。 这些原材料通常由其他地方的客户定期交付。陆师傅的工作是把几十米长的竹子锯成他需要的材料,然后用竹刀把这些材料切成细竹条。 这些竹条的宽度根据成品的要求而不同。 拆开竹条后,鲁大师坐在他的小竹凳上,小心翼翼地编织竹制品。 据说竹条工匠是一个技艺高超的人,因为从一种竹子到另一种竹制品,没有蓝图,没有模板,都是靠祖传的技艺,或者自己的想象,通过灵巧的双手,最终把竹子制成成品。 当鲁大师用细竹条编织时,长竹条有时会在鲁大师手里轻轻舞动,有时会在竹制品的缝隙中来回移动。竹条像精灵一样,在鲁大师手中复活。 古老的街区和传统工艺在现代社会中经常消失,就像竹制品业一样。 过去,石龙镇的竹制品主要提供给周围村庄的村民。 随着农村的发展,特别是像东莞这样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农村,传统的农村已经消失,被现代工业企业所取代。 人们不再需要竹制品,也不再用竹簸箕来筹钱买彩票。在新的一年里,清扫和垃圾收集开始了。 结果,像鲁大师这样的技能变得越来越没用了。 我在陆师傅的店里呆了大约一个小时,没有看到顾客来。 陆师傅笑着说,习惯了,十天半月没有顾客来了 我问陆师傅,既然没人来买,你还需要织毛衣吗?陆师傅说他太老了,不能闲着。 利用你还有一些工作要做的事实,每天都做。 如果那天没用,那就忘了它。 也许,陆琴在竹制品街开的这家店真的是老街上最后一家竹制品店了。

发表评论